谢良客

以后可能负能居多,慎关,怕你不开心。
对不起,一个很丧的人。
偶尔写诗,写了也不一定发。

笔下还是比现实漂亮得多。

© 谢良客
Powered by LOFTER

……

离初中毕业过去快一年了,没感觉有多久,仔细想想却记不起来几件事情,大多是零零碎碎的片段和朦朦胧胧的画面,又因为总能牢记不开心的事很久,所以回忆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是在怀念,还是在通过往事分析自身毛病的根源。
有时候怀疑是不是那些事情才导致我现在这种性格?但是那些都不是针对我的事情,都是面对全班,面对整个集体的训斥,总却是弄得那时的我独自一人羞愤得难以自制,也有反驳道“这不是我的错我也没做错什么但是凭什么要连着大家一起骂”。从小学到初中,都是这样,对不对错不错的我从来没弄明白,初中常常边听着老师的怒斥边愤愤地在纸上反驳,写得十分直白。
2017.5.20 21:29

那些所谓的杂句如今看来也十分啰嗦和不知所云,所以还有什么意义呢。包括我自己还有什么意义呢,长久以来一直把笔下的作品当做自己存在的最大意义,如果这些都变成若有若无的东西,我也不知道未来还有什么是值得期待的了,看什么都是一片颓丧,没用的东西还有什么生存的意义呢。在享乐中不思进取,挥霍着自己仅有的老本散发的价值,但是我该怎么做呢。
就算是与最好的朋友相处,还是好累,在感觉到那种相处模式其实只是双方附和着对方的情绪在交谈,如果有了反对的念头就在刹那掐死,不愿面对孤身一人的局面,期盼着见面又畏惧着这次又会暗自对内心造成什么冲击。
于是觉得活着好累,不活着又会辜负太多人,活着又会令很多人不愉快,承受许多来自自己的妄想,还是很累,又怕被耻笑不珍惜生的机会。
反正活着就行吗?面对想要舍弃生的人总是呐喊,短暂的被关注和安慰后还是寻不到生的意义,那么为什么要延续它呢?只是因为无助才被人可怜,回归平常又是没有意义的庸人,那为什么要苟延残喘呢?把人从死亡的边缘拉回,只是让人活着而他却始终寻不到未来的意义,那又该怎么办?
我觉得死亡更像是永别的概念,投射在现实中就是从今以后都见不到了,所以我不知道哭的程度要怎么才正常。或许是我不正常吧。

评论
热度 ( 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