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良客

以后可能负能居多,慎关,怕你不开心。
对不起,一个很丧的人。
偶尔写诗,写了也不一定发。

笔下还是比现实漂亮得多。

© 谢良客
Powered by LOFTER

牢骚

学校里每个班都有个心理委员,记得老师选的时候,笑嘻嘻地,看着像是随便点了那个成绩蛮好的男同学,那就是他了。
而后,大部分人莫名其妙的哄堂大笑,以及来自老师本人的无聊玩笑话,似每日渐暗的天幕,在我不知不觉间,或是我眼睁睁看着他莅临,有种意料之中而无能为力的感觉。
没有几个人正视过这个问题。我对这个团体没有几分依恋感,甚至时常怀疑,他们是白痴吗,这么简单的问题都能以如此烂俗的答案回应。但是他们仿佛总在某个奇怪的时候,无声告诉我,你才是那个奇怪而执拗的家伙吧。
是不是要见过深渊才会惧怕他的深度。

快乐像运动,得坚持下去,不爱运动的人,做起来尤为艰难。而悲观像懒症,时不时就会犯了。

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