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辞丛-liangke

以后可能负能居多,慎关,怕你不开心。
对不起,一个很丧的人。
偶尔写诗,写了也不一定发。

笔下还是比现实漂亮得多。

© 谢辞丛-liangke
Powered by LOFTER

2017.2.6 1:59

谁可看见 我的晚霞 流连在天边无声应答
那时自胸腔涌进唇齿弥散的清甜冰凉
熔化作炙热的岩浆烧穿了紧锁的双唇
而嗓眼灼痛 竭力哀嚎着悲怆

眼泪是浇灌进了指尖的流沙
凝固成来年初春的清霜
飘忽在高枝的碎叶
匍匐在了红花的芬芳

任枯黄的皮囊浸没水色

 
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