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良客

以后可能负能居多,慎关,怕你不开心。
对不起,一个很丧的人。
偶尔写诗,写了也不一定发。

笔下还是比现实漂亮得多。

© 谢良客
Powered by LOFTER

徘徊

何尝没想过一了百了,但那只是一瞬的念想,冷静之后
,又觉得这不够值得。罪业不及重,还处于中间的数值,罪孽深重?还差了些许。正因如此,才困惑该用何种方式去解决或者了结。轻点,可以行事弥补,重点,可以以死偿还。
疼痛或许只是一种排解痛苦的方式,对自己的惩罚,对感观的刺激,对世界的无声抵抗。
我更怕一刀子下去,一句话出口,还算是平静的生活就会不一样了,哪怕那只是尝试,但改变不存在定数,发生了即是百分百,我更怕世界变成我最恐慌的模样。
我正在试着擦去窗户上的灰霾,有几寸微光漫过玻璃的剔透,空中飘荡着微尘,再用用力,就可以晒太阳了。

那只是一种宣泄的选择,我先站在这儿等等。

评论
热度 ( 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