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良客

以后可能负能居多,慎关,怕你不开心。
对不起,一个很丧的人。
偶尔写诗,写了也不一定发。

笔下还是比现实漂亮得多。

© 谢良客
Powered by LOFTER

在理想的包袱下如履薄冰,想要做到至善至美,却莽撞地一步一步犯下过错,明知必须将自省体现到心理和行为上,却因天平的失衡而兀自愤懑再而无法弥补。模拟不出未来的模型,便自欺欺人地拒绝接受每封撰写着来自未来的预兆的书信。
所谓先知的优越感似乎摧毁了我的后路,奉行着所谓真理,却因与周遭的相斥产生了重重阻碍。

我对于公共的秩序不断苛求所有人完美遵守,终究是只有我浑身都不舒服。
所以,所有人都不会因此有丝毫改变,我开始对我自己负责的秩序态度松懈拖延应付,只有我在自我之中怀疑所谓秩序的必要性,受人唾病,被称为空想的虚伪者,或是理想的暴君。
抬眼看,现实都是旧模样旧笑声,只有我陷在不现实的理想世界之中。可若是不去遵循,又似乎偏离了我期望的轨道,违背了曾经因同情而萌发的悲情。
我所厌烦的嬉笑是他们的乐园,似乎在某时我丧失了这种娱乐的感知,由此对自己的笑声产生了质疑便一发不可收拾。若是在表现出对嬉笑的厌烦后,自己也在不经意间做出了同样的事,就会昭示我的虚伪和双标。
困顿,疲累,抵触,不知怎样与人说,他们应是觉得我暴躁,古怪,自负,骄傲,也许,就是个谬种。

所以我不过是个偏执的精神暴君,守着我破碎的乌托邦,也无法奢求谅解,将多年前种下因果结出的恶果吞下。

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