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良客

以后可能负能居多,慎关,怕你不开心。
对不起,一个很丧的人。
偶尔写诗,写了也不一定发。

笔下还是比现实漂亮得多。

© 谢良客
Powered by LOFTER

曾经因为“想要出远门看看”这种念头而夜半哭泣,大概是半年前的事。
其实当时只是很固执地认为只要“出远门”我的心情就会变好,也明知那时候家中的状况是没有人有时间陪我做这种事情的,也从没有自己独自或者与友人出游过,总是要跟着别人才会安心。
把希望寄托在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上,终于在一次夜里用眼泪把复杂的情绪发泄出来一些,就像开了个小口,总算没有那么堵。

再或者一些时候,一些时间段自己也没有安排什么事情,但若是家中有人突然给我塞了什么事,大多数第一时间就是“不愿意”的念头,觉得那些都应与自己无关,自己瘫在城里的家无所事事才应当是我的日常。

有时候总想着“若是死掉就好了”,如果死掉了就什么都不用想了,所以很多事情不愿再去细想,也是因为觉得只要“死亡”就可以解决了,不必大费周章。
最近面对陌生人也经常口齿不清,结巴,反正就是话也说不清楚,或者不知道如何接话。
在面对家人给我塞事的时候,明明不情愿也不知道如何说,就嗯嗯啊啊的吐不出字,就期望着对面回我句“那好吧你不去也可以”,皆大欢喜了。之后的一小段时间又要懊悔,自己拒绝那些事了会不会显得不妥,或者让他们开始怀疑我,认为我怎么着的,薄情寡义。自己的设想总是很糟糕,现实中的他们并没有这样想,或者说我不知道,但也比我的设想好得多。
关于爷爷去世我却也没有几滴眼泪,或者说难过,只是在心里重复“他走了?确实是走了,那就这样吧。”,早早就接受了人活着就要死去的结论,于是就真的没有几滴眼泪。
只是有恐惧,震耳欲聋的哭丧声包围了七天的葬礼,他刚刚走的时候满屋子的人都在哭,嚎,之后我也一直奇怪他们非要都在一个屋子里哭,满屋子都是哭声,有的人哭上头了还要有人去拉。而火化前还有人哭喊着去拉扯尸床,这令我恼火。作为没有眼泪的异类,看着这样的哭法和做法,只觉得荒谬和奇怪,以及后来被哭丧声灌顶的恐惧,都令我烦躁不已,也郁闷自己为什么没有眼泪。
还有老妈在他刚走的那场哭中,问我:“你为什么不哭?”这我怎么知道?于是无论如何都无果,又要成为噩梦中的一员了。于是又开始想着,死掉就好了,死掉就不用再去想那些东西了,是吧。
念头又开始浮浮沉沉,可是还从未付诸行动。

若说什么寻医问药的,心里总觉得那是无用的,所以的根源都是来自于现实,不解决了现实的心结,药物又怎样会管用?

评论
热度 ( 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