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良客

以后可能负能居多,慎关,怕你不开心。
对不起,一个很丧的人。
偶尔写诗,写了也不一定发。

笔下还是比现实漂亮得多。

© 谢良客
Powered by LOFTER

或许怕死的人比想寻死的人更令人束手无策。
依照这来势汹汹的病情,他确实时日不多了?身子日渐虚弱,从前甚少流泪的人也变得控制不住眼泪,有时候只是躺在那,来了些亲朋探望,于交谈中就会突然开始流泪,仿佛控制不住一般。
病在身,亦在心。一切来得也突然,顺带着也把他的心理堤坝给冲垮了,旁人且不说,他自己已经接受不了了,每每见到我总是如梦呓般问道,是否想过他会不在了,还有,我会怎么想。
其实都想过,也想过自己该不该走,该何时走,但是怎么想都不妥当,对他们来说,无论是谁的离去,都会十分突兀了。
有时看新闻,听拉瓜,一旦有人因意外走了,也会想着与其他/她走倒不如我走,皆大欢喜何不美哉。因为他们是不情愿的,而我是情愿的。
所以呢?时间一天一天地折磨他自己,不知名的情绪也如瘟疫般扩散开来……
至此已无话可诉,怎么想都太无情了。

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