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良客

以后可能负能居多,慎关,怕你不开心。
对不起,一个很丧的人。
偶尔写诗,写了也不一定发。

笔下还是比现实漂亮得多。

© 晓良客
Powered by LOFTER

2018.9.11 01:10

叹霜雪迟,叹韶光逝。

窃眠初醒时,

碾指抚字句,

似冷尝唇齿。


骑白鹿去,行歧路隅。

大病愈迟迟,

无意落句式,

恰一笔相思。


揽水月镜,抱山岳怀。

及目稍纵,珠光流璧。

青云,飘絮,白纸,恨诗。

滞笔,贪墨,涩语,冷齿。


恰饮水词句,万字亦同。

呼吸梦境 2018.10.29 22:42

我期待着梦想成真

期待着梦醒清晨

海平面的潮汐 告别了黄昏

有一粒沙子落入掌心

我与你拥抱暖阳

迎接暮色莅临

我期待着梦醒清晨

期待着美梦成真

地平线的白云 亲吻了黎明

有一滴露水划过指尖

我与你相拥昨日

浪潮翻涌 彤云舒卷

蔚蓝干涸

美梦终焉

我没听见海棠花未眠的声音,我只听见了灰色和白色的声音,听见了水浸满耳蜗的声音。

2018.10.5 01:35

我手捧枯花一朵,
恍若旧日的轮廓。
(我捧着花朵)
(等着爱开口)

是谁走过我左右,
像极时间的苍狗。

盐晶睡在我的枝头,
她只会待到暮秋。

情诗旅居于此多少年,
还锐利如那春风刀笔。

是她缄默数月才说不得?
是我碌碌奔逃也求不得。

是我,恨将肺腑,抛作孽火烧灼。
是我,割腕挽血,涂抹笔锋色泽。
是我,乱林闪躲,妄图逃过箭雨。
是我,梦中如何,也难逃此因果。

是我,说辞至此,夜深独自理思。

2018.9.30 22:38

曾经长夜凄迷 跋涉荒原 踽踽而行

我曾见过花团锦簇的街坊
赞美声编织了长篇的诗行
鬓角沾湿露水淌过的芬芳
提着裙摆踱步起舞的身旁

我于人潮中望你
那时岁月还未迷惘
做梦 梦也似半生冗长
留存着快乐幸福的时光

我曾与她们握手齐声吟咏
每句唱词仿佛闪烁着星芒
后来铁蹄踏碎了满地悲恸
箴言都四处分散各自流亡

我曾见过青天白日之下乌云灌顶
流言如同暴雨催折了庭院的花枝
紧握过的双手提枪刺穿我的胸膛
泪水倒流回心房却干涸难以流淌

我曾见过血雨中野花昂首绽放
我曾见过风雪中旅人执灯归往
我曾见过忘川中芥子一苇以航
我曾听到残垣中蛐儿嘤啼如初

后来再次启程 背上行囊 手心滚烫
离人已成过往
至此 不再迷惘

2018.3.5 01:10

曾记玉笋君子 霜华涤红尘
是清毫难着墨 明月寄半生

故人双鬓微霜,只语轻描:
“是珠璧在傍,觉我形秽。”

不过一步琢痕 如何玉碎玷尘

愿逐月华 愿行一芥
哪知世人难渡 一语成箴
一朝离分错认 只影孤冷

愿逐月华 一同星辰
想少年似当年 月明星沉

2018.8.30 00:15

人非草木 亦非磐石
拥堵心头 弗有言语

朝露而生 砥砺而死
萧瑟尘泥 消弥无迹

有一滴泪
冻结成冰 烧穿唇舌
坠入寒潭 灼伤肺腑

有一滴泪
走遍我皲裂的心河
吻过我干涸的双眼
撕破我缄默的长夜
抚摸我蜷曲的话语

有一滴泪
与我无声地告别
来不及与她大笑拥抱
来不及与她说过这片春夏

2018.9.9 16:59

末处青萍何处倚,
相与东风何所闻。
痛对薄纸鹿为马,
休提怨怼笔为锋。

2.

想起有句话中,将心比做磐石与草木。
当时似有所感,觉得此句动人至极,于是观其表意,反复咀嚼后,仅是觉得此句恰是很好地描述那本书中人物的心理。此时我是以“人之感”为重。
后来有段时间又觉得磐石与草木其实并无差别,只是身为外物,依托着人赋予它们的情感而已。它们不过是有着柔软和坚硬的区别,本质只是如此。此时的想法是与原书无关的,又自以为超脱了凡俗的感想,于是便将“物之感”与“人之感”一并轻放了。
而现在又觉得磐石与草木又有了差别。磐石草木有着自身的特性,才会被人寄托着情感,应该也是存在着它们自己的道理吧。
而自己立身为人,自然以人为本。人类寄托情感于外物,反馈来的情感也是反馈给人类自己品味的。
似乎又有点像那...

2018.9.16 23:20

折下小指作钥匙
掀翻了底下箱子

梦中也有光阴赴死
跋涉过了长夜七次

齿与唇天生无法共事
咬穿了痛也不敢放置

儿时绘本 多是公主与王子
颠沛流离 森林女巫与木篱
冰霜城市 雕像候鸟与宝石
彩色魔力 小锅甜粥与香米

[她也爱触摸她的唇齿
与我说起她的故事:
“那是累赘的遗嗣,”
“被我斩首在苹果的箱底,”
“骨肉烹饪晚餐的汤汁,”
“灵魂随风唱作歌谣飘逝,”
“泪眼人寄送来了碾石,”
“最后,飞鸟将我闸死。”]

我想我的爱 也如宝石
比泪滴真实 比诺言真挚
我想我的爱 也如芒刺
比血滴真挚 比谎言真实

于是故事 收获完美的伊始

2018.9.21 12:30

四景遗道傍山居,
朝携罗裙夕披袍。
不若珠玉宿云髻。
妆花修曳绦作窈。
宁随山河侍左右,
我与天地共白头。

2017.6.25 02:35

这旅途,何处是终点?
许诺下,短暂的预言

2017.7.8 18:41

叫我紧张 却不许我发声
叫我失落 却不允我发笑

叫我沉没 却令我失神
爱看翻转 还保留了一点赤诚
有几场烟花 开过就无踪迹

腕间艳花 唇角一抹轻蔑
满座高朋倾耳听
莫观那粉饰太平

任我疯魔 也举身赴烈焰
愿她每次起落 能怀拥热忱

2017.6.19 01:26

我看见你笑了
在明媚的春色中
耀眼万分

记忆在重生后破茧

2017.6.16 20:08

天空泛着惨白灰色
耳边是骨骼吱呀作响
甜腻的糕点点染舌苔
轻慢把住嘴壶的气口

这市井 弥漫着烟尘
祈求惨淡未来的消弭
引吭高歌 只为一曲唱罢的缄默
绮丽幻梦 只在她流转的眼波中得以残喘

2017.6.5 21:49

雪归深处偏藏锋
——————————

你是幽林的第一场细雨
你是山麓的第一滴晨露

马蹄声声

2017.6.3 00:47

那是消融在雪夜的梦
独自一人 昂首阔步
雪 似旋步起舞
风 也颔首踟躇

当春风吹入花朵的芬芳
黑夜中广袤的梦境
无人在意的早已遗失

重复着的晦涩口白
是梦境中开的一朵芳香
隐瞒了风他跋涉万年的终点

2017.5.24 22:29

窃取一羽便足矣
君有满堂锦绣绮罗衣
何妨挂心片羽无轻重
不如怜我寒冬苦无依
莫将只字批挂判黑白

窃者 寸土寸草寸尘砾

2017.5.20 3:07

偶获你惊鸿一瞥 岁月都颤动
只语片言恍若风过年少

2017.5.20 02:15

唇锋攀花枝
眼神开阖似几番花期轮回

2017.5.13 03:52

年少是最好的光阴

浩浩江湖 谁叹风雨数载事悠悠?
云霁初开 谁曾看透祸心为奴一颗?
谁叹江湖浮沉终是无人幸免
谁忆过往温润如酒 化作一抹血色深藏

岁月流转 恍恍惚惚有几载
残垣爬上青苔

摇舟 摇开几尺澜文
惊涛 惊世风华绝艳
江心独酌月色一大白
七弦泠泠随风散

笔底春秋

2017.5.1 23:55

我想越过这千山 渡我年少的轻狂

2017.5.6 01:10

流言蛀穿了屋顶,地板被雨水泡烂。
还有什么会值得留恋。

2017.4.12 00:03

呵气过山河 吹动了那座大陆的巨木

2017.4.7 13:10

或启口吞咬啮噬 似有碎齿蹂糜
或仓惶扼住咽喉 似有血流喷涌

2017.4.6 18:11

漫游一场不悔的梦境
忘却冗杂蜚语 忘却现实的荒唐
屏息 是谁悄然绽放了残霞?

是那 莺歌燕语 野芳春花的馨香
歧足 何人来采撷?
翘首 何人与我歌?

睡眼惺忪 窗外掠过的飞鱼
流云试探着脚步

2017.4.6 18:11

心跳燃烧的时分 烧裂了箍锁
放任我开始惶惶不安地发疯
回报一切善意以尖刺
驱逐星光返回他们的银河

再看他们忘却光阴
忘却一朵荒野上的野花
忘却一朵野花的死生轮转

路过的东流告诫我
“错误的代价需用死亡来偿还”
偿还因果 连成片片藤萝

不过是场昧心的戏剧 幻影绮丽
最好是一步一步地走向落幕
徒留背影随裙摆飘荡

2017.4.5 00:07

年少欢喜说来也如春风
再唱遍滥调陈词 闻醉一口桂花香
是谁放纵笔墨诗书
放纵一场黄粱

贪眠腹中空空 下笔墨色浅浅
吝啬浓情作长短句
只恨口舌太逞强
放纵一江华年任春水东流

曾有客与我同行 踏江艳霞善着白衣

2017.4.5 12:29

追逐自由的云雀
天空是你的牢笼

祈求憩息的云雀
大地是你的脚镣

折下的桂冠是如此闪耀
起始的舞步美丽无比
轻盈似展翅的飞蛾
指尖扑朔的磷粉只是过于张扬的韵调

2017.2.24 00:48 (有借鉴)

远阁重楼无数
原有高歌起江渚
岁月忽恍惚 鸣马古道遗信书
瑶水流云深 草木尽繁枯
君无心空负 缥酒佐鸩羽
啊 将天地懂悟

1 / 6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