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良客

以后可能负能居多,慎关,怕你不开心。
对不起,一个很丧的人。
偶尔写诗,写了也不一定发。

笔下还是比现实漂亮得多。

© 谢良客
Powered by LOFTER

新的班级很棒,总之比之前好多了!会开心很多吧,因为大家都很靠谱的样子。

最近沉迷布袋戏,在补霹雳,打算金光以后有时间了再看。
才看了一点点,之前把绮罗生和最绮前世今生的剪辑看完了,现在在看捡骨仔的,手机刷机前剑踪看了有三四集,直观感觉骨箫老阿姨和皮鼓师琴绝弦的后续剧情会很有戏。
老剧虽然特效有点简朴,但是操偶和配音都超棒😊继续看继续看

2017.9.11 2:15

六弦赋长歌,清风合山河。
年少边寺里,傲雪押寒梅。
收卷古旧事,欠怀故人叹。
酣梦此秋景,闲客梦中人。
青崖边白鹿,明月划海隅。
柴扉陋檐下,孤行与星辰。

不会写诗……乱写而已。
原来只有“六弦赋长歌,清风合山河。青崖边白鹿,明月划海隅。柴扉陋檐下,孤行与星辰。”,觉着不够完整,改着改着中间就多了那么多……
中间“酣梦此秋景,闲客梦中人。”是从另一首里扣来的,写梦突然词穷,原本这句前面还有一段“梦中人去兮,凌霜行路歧。”,觉得写得太敷衍就删掉了。

2017.8.18 23:38

鱼雁双飞意,来生复得还。
酣梦此秋景,闲客梦中人。

时而愈往深处想,愈发无法回身。
无论过程如何曲折,结果只有是与不是,临近这处抉择的道口是狭隘的,便在此踌躇不已。
沉溺于无用的思绪中,浑噩着沉浮,却接到老妈的电话,她说只是突然想我,然后还是从不变更的要早睡、好好学习。这时仿佛被点醒了一般,脑子清楚了半晌。
确实很巧啊,其实我还是蛮幸运的吧。

很久没有认认真真看书了,笔下变得空泛太多。

好像做了许多,又好像什么都没做,有用无用,似乎都是一片空白,倒不如一了百了来得清净。

山水一谣 2016.9.25 02:29

记起一首故人曲 岁月也就绵绵长无期
倘若 怅惘是侥幸独活的恶果
艰涩入腑 哪才寻得柔甘?
全盘失算

盈满星光 曾指引我前路的方向
在心里淹着雨 在外头打起了伞
无光 余黯 倦眼 终是星屑沦落
刀剑 相向 莫贪 难解这世事无常

好山水倦养髻黧 糊涂
将刀刃和血咽食 嗔怒
如何明目入世 才敢去看世间无欲
辩识不清黑白 柔砂与焦土

如梦入暮的长忧云泽
这山水间 细雨卑微
渡我 缓留伤悲
求这场风雨无竭
涤荡净 心血一阙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
未曾忘 这山水间 长流

*这首私以为是写得最含糊的,不耐看

LOFTER手帐文具发展办公室:

子非鱼啊:

谨以此条lo献给所有的抑郁症患者,文末有彩蛋。

文素:

《醉死当涂》
「如果我是车轱辘就前进,如果我是春水,就向东流呗。」

《岛上书店》
「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最艰难的那一年,将人生变得美好而辽阔」
「我们会成为我们所爱的那样,是爱成就了我们。」

《温莎夫人的扇子》
「我们都活在阴沟里,但仍有人在仰望星空。」

《追风筝的人》
「为你,千千万万遍。」

大概是六月下旬的时候,有段时间十分焦虑,精神很差,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还好身边有三两好友,虽然不是很理解我的焦虑,但能陪我聊天到半夜,还带我去吃好吃的(这是重...

羡慕他人环抱生活的热忱,有一技之长,形貌昳丽,青春而又有活力。
在懒惰中愈发无能,思维上锁,举止言谈庸俗不堪,交谈之中只有倾吐烦怨和趋附他论,空落落无实质,无营养。废话连篇,亦步亦趋地跟随他人言行,学习更似剽窃,内里空虚,时而无话可说,舌根瘫软,细如蚊吟。
一切都如饮鸩酒,酗酒带来痛楚,浑浑噩噩中却不知何处是终点,苟活于世,如此这般。

2017.8.13 01:49

当初是年少懵懂不知事,善恶分明一条杠,该学着处理琐事了却不耐至极,最后就没能长大,也没成为所谓的侠客,只能做个无聊透顶的凡夫俗子。

2017.8.13 02:46

陋知春山起新坟,
倦眼减衣又一春。

疏笔写意春山远,
春色三弦曲有终。

或许怕死的人比想寻死的人更令人束手无策。
依照这来势汹汹的病情,他确实时日不多了?身子日渐虚弱,从前甚少流泪的人也变得控制不住眼泪,有时候只是躺在那,来了些亲朋探望,于交谈中就会突然开始流泪,仿佛控制不住一般。
病在身,亦在心。一切来得也突然,顺带着也把他的心理堤坝给冲垮了,旁人且不说,他自己已经接受不了了,每每见到我总是如梦呓般问道,是否想过他会不在了,还有,我会怎么想。
其实都想过,也想过自己该不该走,该何时走,但是怎么想都不妥当,对他们来说,无论是谁的离去,都会十分突兀了。
有时看新闻,听拉瓜,一旦有人因意外走了,也会想着与其他/她走倒不如我走,皆大欢喜何不美哉。因为他们是不情愿的,而我是情愿的...

2017.2.8 11:35

【*最后一句有参考,但是我忘记来自哪里了qaq前言这里标识一下!】

门槛上开出的花儿
枯坐庭苑 去日良多
过客匆匆 苔迹斑驳
叹是早时 春来发几枝
“鬓上花 眉间文 闹得哪出欢喜堂”

笔锋凛冽 蹒行于字里行间
墨痕足尖尚有心温暖血热
适逢两眼昏黄 暮暮垂老
道是吾日自省 岁岁念安
道是话不投机 生不对门
诸如水汤沸扬 蜂雀扎簇

那日炎阳悬高天远远不尽寒
你轻声细语不知所求为何事
我见铁树无花夏虫才复轮回
所剩无几恰是心事难成诗书

秋来爱相思 冬去少餐食

2017.6.16 20:08

窗外轻掠过的飞鱼 囿于今夜
沿时间的洪流顺息而去
游鸟蹑足踱步 已不再胆怯
渡越过了长河

这像是场在雪中消融的梦
尽显出了荒唐
触及不到的隔阂 被时间消弭
携着轻吻 酣眠指间

2016.10.22 00:18

哦 请你睁大眼睛去看看这出精彩
浅水的草鱼 吐着大泡招徕
指责你 不懂玩笑艺术的精髓姿态
愚傲戾气的痼疾 难以割舍难以不爱
是灼裂的甲鳞无法被替代

心田丛木也不吝啬身躯
燃烧掉了我的理智 它独立不语

为何 我是一人逆风持炬?
野雨又下起来在心里
为何 我在心门外头打起伞
从未思考过 前因后果
是否无关怨怼

有人分享我的愉悦
劝我挥洒那份清甜
有人分享我的愤懑
助我点燃那份辛辣

啊 雨水啊 遗味的雨水啊
红色的 朱色的 艳色的 血色的
水色的何时她才停

2016.10.23 00:28

心中挚爱 如何叫我不去想念
那把漂亮的小刀

是否是我学会了自私
自私地索求欲望增长的东西
是否是我开始了贪得
痴恋他们给予的一切却还在苛求完美

是否是多虑令我陷入焦灼
急切地追求绮丽的美满
是否是我真的懦弱无用
没有资格去思量时间的正确
没有权利来判断世界的错误

没有能力 也没有权利和资格
颤抖笔尖下的言语永远持续着苍白无力
是我太过无能为力 偏要逞强逆风持炬
却还在渴望不可触碰的那些那些

是否是对底线的惶恐令我害怕
想着接下来的道路如何才能笔直
是否是郁病的借口太遭人埋汰
才自我否定那些可能犯错的决定

应是纤弱的笔尖不受约制
它比我坚强 还要洒脱
每处笔锋回转都铿锵有力
不似...

2017.2.7 22:43

手臂覆着坚硬粗糙的表皮
选择继续生长还是化为灰烬呢
指尖开不出花儿呀

我的手臂是枝桠还是树干呢
湿润的空气充盈着清凉的水汽
不开口也能勉强饱腹

爱意如骄阳炽热焦裂我心
皲裂的苦痛如影随形
枯叶却亦步亦趋追逐遥远的光亮

2017.6.21 12:57

此生傲骨收 不敢与人争

莫名其妙地很想出去走走,不想在老家,在城里的话我可以有很多我自己可以做的事,在老家我什么都做不了,一天就又过去了。
为什么老要夸我待在家里从不出门是好的,是觉得我太乖了所以很高兴吗。
我一点都不高兴。

可能在那之前会变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言语和文字都变得匮乏起来。
感觉什么时候都是不合时宜的。
其实这种事对旁人而言本身就是不合时宜的吧。
可就是感觉好累……
是我拘住了自己,还是别人锢住了我呢。

所以要认真地思考,认真地思考。

每个人生来就有责任吧,无意识的时候就被担负了责任,为了责任感所以坚持活着。
想想死亡也是个麻烦的事,因为一想到死后的事情就觉得更加麻烦了,可能胡乱揣测我的动机,在葬礼上放我讨厌的音乐,把我的遗物放着吃灰,诸如此类的。
就像是扔了块石头入水,石头自己落入水底就此沉寂,水面上澜文一圈圈的,再被风吹,要过好久才会平静下来。
谁叫我老想太多,老是不干脆。

有时候想着想着就觉得一切都平面起来,也变得有些虚幻。生前生后的那种概念,别人说的话,举手投足,自己应该有什么反应,自己短暂而浓烈的愉悦,再往后就是回忆以前做的错事,设想以后应该怎么做。
然后就想不下去了,以后怎么样想都不太好的样子。
肯定会有人说我你想太多了...

他说我这种状态是“想太多”。
嗯,因为他看书的时候看到里面有个人和我差不多,会写东西,也想得多,于是顺口提到了一下。
其实并没有生气,或者别的什么情绪,确实不可否认,我总是想太多,想得比旁人多一些,多绕个弯,多筑一道墙,有些多余,也有些累赘。这是忍不住的。
这种“想太多”延伸而出的其他就无法控制了,至少在我转移掉注意力的时候,它还会暂停步伐,以后会怎么,我也不知道。
至少在与父母交谈时,我是可以忘却那种感觉的。因为那时智商都可以丢掉,像个十岁的小孩,废话多,问题多也没关系,于是感觉独自一人时脑子里的胡思乱想都像是假的。明明那种状态也有一点点他们的原因,但是他们却能让我暂时解脱片刻,得以喘息。

想得越...

好了,现在难过已经不需要理由了。
情绪一阵阵的翻涌上来,煮得沸滚,咕噜咕噜地吐泡泡,又被人给随手戳破一两个。
具体的理由再去回想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就剩下个想法,然后寻找个恰当时机去实现它。不能影响别人的一些大事,把影响化小点。
反正不是我的东西就不是我的。
老骗人的家伙,有些东西不喜欢就说吧,说了我也不会怎么样,让你舒坦点又何妨。

最近心情不好的时候,听一听这首歌就会好一些,应该算是近半年最喜欢的一首歌了,词也很喜欢_(:з」∠)_
作曲祝贺唱的那个版我也很喜欢,两个版各有一番味道,但是那个版的封面在lofter这儿显示的有些奇怪,思量之下就选了这首。

闲云野鹤,归居山林,无人知陋宇,四景伴我此山居。

现在写东西就看心情吧,能写就写,写不出就平铺直叙算了,不想把自己弄得太累。

再过两周就结束了,心情变得微妙起来,难以形容到底是解脱还是自欺欺人。
不过总算是要结束了,对我自己而言这是某个阶段的句点。可是仔细想想自己的劣端,它的征兆在很早很早以前就有,如今不过是换了个环境,被点火爆炸,bong的一下就把我脆弱的心境炸得稀巴烂了。
现在的状态不会比那时候糟糕了。其实对于那一段的记忆已经开始莫名其妙地模糊起来,只是记得那时焦躁得咬手,砸头,发泄,怒吼,无端的欲泣,再后来就是某事的爆发,顺带地把我的心境给炸碎了。
未来怎么样,真的不清楚。
反正现在,那个念头就是在脑海里沉浮,沉浮,一直都在。

说了一句是一句,每一句都得负责,老是说错话,也老是想起那些古早的,很久以前说错的话。就愧疚...

我在她的裙子上发现了一朵蒲公英。

可能做错了事就真的无法弥补了,我不是他们,他们做得到的,我根本就做不到。

本来就是把这里当做囤货的地方,本来就不该用这个号与别人有太多交集,你看,又做错事了吧。
一边不想与人交集,一边却打着tag,可能是想有人能注意到我再来救救我吧。现在想想也真是不现实,没有这样的人,也没有人会愿意。别人为什么要来救我呢,凭什么呢,没评没据的,也就这样了。

在很认真地思考,一个人若是犯下大错,应该如何解决呢?除了以死偿还之外,还有什么方法?很久以前就在想了,但是迟迟没有结果。
对犯错之人除了冷嘲热讽之外还有什么办法呢?从前我也是群众的一员,现在发现这样做的话,什么事都不会有结果。
不晓得了。
可能想出答案了,我就会付诸于行动。

当时分散我注意力而让我支撑过来的三个作品,现在有一个创作者已经坏掉了,幸好另外两个里一个是小透明,一个是布袋戏的角色。
莫西莫西啦。

(莫西=没事)

Ծ‸Ծ字丑……有点糊所以锐化了一点点

1 / 3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