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良客

以后可能负能居多,慎关,怕你不开心。
对不起,一个很丧的人。
偶尔写诗,写了也不一定发。

笔下还是比现实漂亮得多。

© 晓良客
Powered by LOFTER

你倒不完的苦水,无厘头的求助,千篇一律,令人生厌。

2018.9.3 23:56

晴空白鹭碧云上,惊起鸦雀肃肃。
绝似轻芒点作尘,肯与东风如故。

辞却人间蜉蝣树,行歧重山暮暮。
从此青崖白鹿过,云深孤影归处。

盼我佳梦会清秋,旧词新提。
此梦哪堪与,更与何人说。

2018.8.31 4:30

梦深江孤灯,碧落苍穹色。
携舟泛斛盏,挑醒昨夜春。

江湖逢夜雨,宝剑弑雨夜。
珠璧自浊清,鱼目自清浊。
闲庭庸碌客,斩舌辟高堂。

风动云不动,人去我亦去。
掷地懒回声,草木填作心。

倘若醉死,那便是我一人的逃避和解脱,也是我周遭之人的持续迷途。所以我不应在此时醉死,其他与我相同的人也不应在此时醉死。
我们需要保持我们的清醒,偶尔学会装醉,做好一碗后遗症最小化的醒酒汤。
那,做不到也没关系,清醒便是你最可贵的品性。

以后就把一些碎碎念放这儿了,会比较好找。

1.

  像是吃某种水果,开始的几次吃得很认真很细致,每一口都细嚼慢咽细细品味,后来却是连碰都不想去碰了。
  有些东西从前想得很多,也想得很细,每天都能有新的想法和说辞。后来到了某一天,却突然连稍稍微思考一下那个东西,都觉得十分厌倦和疲累。再去看以前那些絮絮叨叨的东西,又觉得十分陌生与麻木。

  有的东西仍在思考。
  有的东西已经思考到了目前能到达的尽头,牵扯出更多麻烦的分支设想,纵横交错,纠缠不休,要去理清其中条理,还得费尽心力才能有个大概。于是我又懒得去思考了,自以为心知肚明,就揣着自己带着那么一点主观意识的立场在自己设下的分支中躺着。
  那些...

2018.8.28 2:57

我见那红墙上油漆未干
涂抹着近日灰白
天边 似绯云徘徊

末路 穷途 遥望不可及
可还见 那天边 霞光旖旎

倘若双手奉上花束
可还有 那旧日 芳菲如暮

倘若满怀一腔野火
可还能 点燃那 坠地的枭

仅是以笔为枪的羁傲
又如何能撞破缄默的孤岛

于是就此掩埋
几束濒亡的阴霾

2018.6.26 1:18

倘叫我爱一个人
我笔下的月光会停住步伐
静默地 开出一朵昙花

倘叫我爱一个人
我会为他种下那一株般若
睡梦中 悄无声息开阖

倘叫我爱一个人
我要暴毙在我的一往情深
请坐好 耐心等我写完

倘叫我爱一个人
我想拥有间足够大的书房
哪管你 无聊幼稚透顶

倘叫我爱一个人
算了 爱不动
抵不过一碗茶钱

2018.8.2 3:48

昨夜三更梦见君
空潭鱼影点若尘
今宵红白探看眼
相望盼顾忆如许

须臾美梦皆幻真
首尾无端因缘尽
新提春风笔有意
惺忪天光赴南柯

2018.8.7 13:25

《吃柠檬·脱坑回踩》

信口走眼识人清,
千金白纸不赴炬?
门庭罗雀争粟尔,
汝当白食鸟兽尽。

自认真心错相付,
悔不当初欢喜宴?
理中做客假慈悲!
莫来此席讨苦累。

2018.8.4 2:25

借意向东风,哪色更开颜?
醉死涂地满厢留,靡昧九霄漫江丢。
方生丹青与肝胆,枕几素手凡俗听。
问心应向何处去,莫把他乡作故乡。
幸是醒年逢牡丹,衷求花娇来年春。 ​​​

2018.6.29 to墨香

见你一面
惊鸿一瞥 留吻万千

愿你安乐
岁月长情 万字鸿篇

我如何爱你?

从此我的诗篇都为你称颂
从此我的月华都为你起舞
从此我的花苑都为你芬芳
从此我的目光都为你流浪

你是我的诗眼
你是我的月光
你是我的花冠
你是我的眼波

我看见你 就忍不住笑了

你是雪照寒潭的第一抹天光
你是骤雨初歇的第一声暖响

你是我午夜梦回的辗转悱恻
你是我流连唇齿的难以割舍

你是青野啼啼的鹿鸣
你是花枝蔓生的春色

你是我不可斩首的玫瑰

我应该拥有更多思考,把将要的争端全须全尾地都预测出来,再去实施。

台风放了三天假,前两天在床上躺,浑身难受,头也疼,今天却是不痛了。发现是越躺越痛,越躺越难受。

发现人的头皮上是会长痘的。

2018.6.7 9:50

春风不敢提一笔,令我万字只余念。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即是矛盾的本源。

2017.2.6 1:59

谁可看见 我的晚霞 流连在天边无声应答
那时自胸腔涌进唇齿弥散的清甜冰凉
熔化作炙热的岩浆烧穿了紧锁的双唇
而嗓眼灼痛 竭力哀嚎着悲怆

眼泪是浇灌进了指尖的流沙
凝固成来年初春的清霜
飘忽在高枝的碎叶
匍匐在了红花的芬芳

任枯黄的皮囊浸没水色

2017.2.6 1:59

我听市井谈资多是虺虺入耳

那天 善恶挣脱开了界限
模糊疮疤宣告哀鸣的悲切
固执地追寻所谓分明的法线
沉默地故作姿态已是无可避免

加害者与被害者的交替
交换延伸了无止境的闹剧
是模糊的定理和主观令人唾弃
无法定义喧哗的结局

我尝试着给予善意的友好
【对自己的错误缄默不提】
自我中心的习惯
【沦陷于冰冷的禁壁】
铸就了狭窄的壁障
【不再被现实期待】
徒劳幻想着一切美好
【终究是恶心的理想化】

廉价的晚餐还未消化殆尽
丰腴的餐刀已逼近眼前

2017.2.6 1:59

他着苍竹衣 披风绿蓑来

善人得善终 恶人终恶果

闻说 世事多磨

2016.12.3 12:30

每个字音都如黑白叩落
恍然是 梦中霜雪 挑落几声清歌
墨书阴阳积窗寒 相逢作这丹青客
耳语似是旧年纪(忆) 奉君一杯无

奉君三尺剑 不知心痛为何事
忆然是 昨日苑庭 篱下赴故人
皎皎月华 恍作一人眸中眼底霜
心间事 眼前时 假意或真

声色臭皮囊 恶语总作祟
世人嗟叹 何为善因 何为释
霜雪未改 才去探是非

心肺冰凉 连心痛楚撕裂层层心念
久盲之人 将那星光也视作刺伤
某日澈见心意 却再无处能偷得皎月清光
于心不忍 惊魂梦破

我去寻那山外山 寻不见也望不穿

小湖杯中斟满月色一白

*一些零碎的东西,暂且放在一起。

2016.12.2 8:25

她的话总像诗
旖丽绚烂而多彩
最善于抚慰伤悲 妆点色

她说最爱北国寂静雪夜
万籁俱寂 温顺姿态
最适合血色铺盖 漫锈迹

她说她善于着色
描摹不出形声
捡取闲人工笔以自愈

2016.11.28 3:32

风的轨迹向来摇摆不定
它不远万里
却无目的 兀自离去
何时安眠 何时栖息
竭力地嘶喊 唱错了风声的凛冽
在我的耳边低声泣涕

2016.12.1 21:32

他探头去看 被迷雾逼得缩了头
他将迟疑囫囵吞下
开了口

如使人生多条舌头
不如尽数割掉
一了百了
让他们痛痛快快地 无忧无虑地
好好地细细地嚼他们那舌根

2016.11.17 23:38

犹记当年少 一杯一笑摇
偷发春蕊香 浅酌归梦去
恍恍不记年 霜雪藏薄酒
寄情难理丝 故人莫失途
是非留人判 抛了云梦乡
(是)年少不知愁 白骨葱茏
孤魂遗病垢 害了相思愁
我自一杯无 沉醉复陈情
相思入垢 难收 难守

那是多么俗套的剧本啊。
倘若我身处这样一个剧本,我的角色会被掐死,溺死,烧死,骂死,等等。尽显的愚蠢,幼稚,犯蠢,阴险,恶意,敏感,冲动,暴躁,焦虑,无能,自负,嫉妒,都足以让我在剧本角落里仅仅几十字的吝啬语段中死去。
为什么不肯在我清醒,冷静,尚且不那么幼稚愚蠢的时候来试探我?所以现在你放弃了。

我总是夸夸其谈,恨不能将我肚子里所有我认为“好的”东西都掏出来给你们看,为了圆自己说的话,为了使自己的话题能继续,我把能想起来的事情重复无数遍,甚至掺假些许谎言。
于是我遭到了厌烦?我也该感谢你们的耐心,或许我也要恶意地埋恨你们不早些提醒我的自负,但是那也是你们给予我的最为可贵的良善。
归根究底还是无法躲...

越来越瘦了……洗澡的时候看胳膊关节处都比手臂粗……
布星啊……

2018.6.21 00:34

月光划过你的发梢
苍狗吞吃掉了月亮

涓流洞口的露水是潮汐的泪滴
指尖蝶翅的震颤是蒙灰的哑带

夜空驻足的星芒是昼夜的思绪
扉页停留的目光是断裂的情愫

舌根的墨水终将干涸
描摹胸口悬挂的沟壑

朽木成雕 玉石灰寂
是年月静默与我

是尖针形销骨立
是丝竹万籁俱寂

是消磨蹉跎难琢磨
是五脏俱颓心辽阔

是笑对光阴 痛吻时光的一宿
是长眠戚夜 转醒无期的梦游

唯有一点
我是干涸的河流
我是毒哑的鸦雀
我是不肯安眠的野火
我是嫉愤难平的莨莠

能感觉到肚子里并没有填了多少,喉头却会泛上一股恶心的感觉,甚至连咀嚼这种动作都会让人感到不耐烦,以至于没吃进去多少东西。

冲动型氪金啊……接下来半年不氪了,真的,不氪了。

1 / 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