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辞丛-liangke

以后可能负能居多,慎关,怕你不开心。
对不起,一个很丧的人。
偶尔写诗,写了也不一定发。

笔下还是比现实漂亮得多。

© 谢辞丛-liangke
Powered by LOFTER

我应该拥有更多思考,把将要的争端全须全尾地都预测出来,再去实施。

台风放了三天假,前两天在床上躺,浑身难受,头也疼,今天却是不痛了。发现是越躺越痛,越躺越难受。

发现人的头皮上是会长痘的。

2018.6.7 9:50

春风不敢提一笔,令我万字只余念。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即是矛盾的本源。

2017.2.6 1:59

谁可看见 我的晚霞 流连在天边无声应答
那时自胸腔涌进唇齿弥散的清甜冰凉
熔化作炙热的岩浆烧穿了紧锁的双唇
而嗓眼灼痛 竭力哀嚎着悲怆

眼泪是浇灌进了指尖的流沙
凝固成来年初春的清霜
飘忽在高枝的碎叶
匍匐在了红花的芬芳

任枯黄的皮囊浸没水色

2017.2.6 1:59

我听市井谈资多是虺虺入耳

那天 善恶挣脱开了界限
模糊疮疤宣告哀鸣的悲切
固执地追寻所谓分明的法线
沉默地故作姿态已是无可避免

加害者与被害者的交替
交换延伸了无止境的闹剧
是模糊的定理和主观令人唾弃
无法定义喧哗的结局

我尝试着给予善意的友好
【对自己的错误缄默不提】
自我中心的习惯
【沦陷于冰冷的禁壁】
铸就了狭窄的壁障
【不再被现实期待】
徒劳幻想着一切美好
【终究是恶心的理想化】

廉价的晚餐还未消化殆尽
丰腴的餐刀已逼近眼前

2017.2.6 1:59

他着苍竹衣 披风绿蓑来

善人得善终 恶人终恶果

闻说 世事多磨

2016.12.3 12:30

每个字音都如黑白叩落
恍然是 梦中霜雪 挑落几声清歌
墨书阴阳积窗寒 相逢作这丹青客
耳语似是旧年纪(忆) 奉君一杯无

奉君三尺剑 不知心痛为何事
忆然是 昨日苑庭 篱下赴故人
皎皎月华 恍作一人眸中眼底霜
心间事 眼前时 假意或真

声色臭皮囊 恶语总作祟
世人嗟叹 何为善因 何为释
霜雪未改 才去探是非

心肺冰凉 连心痛楚撕裂层层心念
久盲之人 将那星光也视作刺伤
某日澈见心意 却再无处能偷得皎月清光
于心不忍 惊魂梦破

我去寻那山外山 寻不见也望不穿

小湖杯中斟满月色一白

*一些零碎的东西,暂且放在一起。

2016.12.2 8:25

她的话总像诗
旖丽绚烂而多彩
最善于抚慰伤悲 妆点色

她说最爱北国寂静雪夜
万籁俱寂 温顺姿态
最适合血色铺盖 漫锈迹

她说她善于着色
描摹不出形声
捡取闲人工笔以自愈

2016.11.28 3:32

风的轨迹向来摇摆不定
它不远万里
却无目的 兀自离去
何时安眠 何时栖息
竭力地嘶喊 唱错了风声的凛冽
在我的耳边低声泣涕

2016.12.1 21:32

他探头去看 被迷雾逼得缩了头
他将迟疑囫囵吞下
开了口

如使人生多条舌头
不如尽数割掉
一了百了
让他们痛痛快快地 无忧无虑地
好好地细细地嚼他们那舌根

2016.11.17 23:38

犹记当年少 一杯一笑摇
偷发春蕊香 浅酌归梦去
恍恍不记年 霜雪藏薄酒
寄情难理丝 故人莫失途
是非留人判 抛了云梦乡
(是)年少不知愁 白骨葱茏
孤魂遗病垢 害了相思愁
我自一杯无 沉醉复陈情
相思入垢 难收 难守

那是多么俗套的剧本啊。
倘若我身处这样一个剧本,我的角色会被掐死,溺死,烧死,骂死,等等。尽显的愚蠢,幼稚,犯蠢,阴险,恶意,敏感,冲动,暴躁,焦虑,无能,自负,嫉妒,都足以让我在剧本角落里仅仅几十字的吝啬语段中死去。
为什么不肯在我清醒,冷静,尚且不那么幼稚愚蠢的时候来试探我?所以现在你放弃了。

我总是夸夸其谈,恨不能将我肚子里所有我认为“好的”东西都掏出来给你们看,为了圆自己说的话,为了使自己的话题能继续,我把能想起来的事情重复无数遍,甚至掺假些许谎言。
于是我遭到了厌烦?我也该感谢你们的耐心,或许我也要恶意地埋恨你们不早些提醒我的自负,但是那也是你们给予我的最为可贵的良善。
归根究底还是无法躲...

越来越瘦了……洗澡的时候看胳膊关节处都比手臂粗……
布星啊……

2018.6.21 00:34

月光划过你的发梢
苍狗吞吃掉了月亮

涓流洞口的露水是潮汐的泪滴
指尖蝶翅的震颤是蒙灰的哑带

夜空驻足的星芒是昼夜的思绪
扉页停留的目光是断裂的情愫

舌根的墨水终将干涸
描摹胸口悬挂的沟壑

朽木成雕 玉石灰寂
是年月静默与我

是尖针形销骨立
是丝竹万籁俱寂

是消磨蹉跎难琢磨
是五脏俱颓心辽阔

是笑对光阴 痛吻时光的一宿
是长眠戚夜 转醒无期的梦游

唯有一点
我是干涸的河流
我是毒哑的鸦雀
我是不肯安眠的野火
我是嫉愤难平的莨莠

能感觉到肚子里并没有填了多少,喉头却会泛上一股恶心的感觉,甚至连咀嚼这种动作都会让人感到不耐烦,以至于没吃进去多少东西。

冲动型氪金啊……接下来半年不氪了,真的,不氪了。

泪水泛滥便不再值钱。
但没有泪水,无声的恸哭便没有人会察觉。
非要它具现式才能知晓,就算看出心情不佳也没有半句安慰,反而直接说“让她自己安静一会儿就会好了”,我该说你们是过于信任我,还是过于轻视我?

2016.10.22 16:12

虚弱的悲情有完美的遐想和旖丽的梦境
满足了妄想之症 治愈了生活的疤痕
被水浸泡肿胀 被火炙烤蜿蜒
嗅着草木芬芳 吟着稀奇小调
遭致一切诱人的情感
管它是阴郁霉湿令心如同锤击
管它是极乐无度让人沉溺爱恋
不过都只是个满足私欲的空白纸张

2016.10.28 21:22

怀疑是裂缝的开端
死去是归零的起点
泪水已在困倦中流尽流光

自信的歌声唤起了深远的记忆
昨夜枕边的水渍已经干涸消失
耐着无比的心绪不宁
新的故事 迈开了他的第一步
在我的耳畔 轻语阑珊

2016.10.18 23:38

每一个句号 都在感憾江郎才尽
每一缕心思 却在外面无端着了魔

如何叫我不去想
那些封锁的过往

我想学着去执笔
看墨浓转淡
这明眸善睐
看尽了山水万篇

绮丽的字眼该是属于谁
轻巧如浮萍 可怜可叹亦嫌恶

2016.10.11 1:07

我枯坐细数过去的因果
心思曼妙又开了繁花一朵
奈何天色乍破
造就心绪落寞

若是岁月蹉跎 年岁零落
还理不清一摞许诺
每句话都说得囫囵
何人会来向我不歇求索
浇她的一株般若

若是仍有人愿意来听我郁郁而终的心音
是否我还能够去续写一个绮丽的结局
若是仍有人不再嫌弃我蜷缩于嗓喉的齿语
是否我还能够有坦白正确心思的勇气

愿有清风来将愁绪裁剪
咔嚓清脆自是一番闲趣
不要信那一点渺茫的怪物
怕是要在长大来后悔如今的荒谬

2016.10.4 20:24

世间恩仇来往
几回轮转 几变幻
不过心绪难缠心神难解心思浊浑
世事因果终难平
生死轮回一刹那

此非天作弄
讨得仇怨交替 贪得太多
天道自有期来收

无妄灾祸 恩仇轮转算不尽
谁执长剑坚韧 难舍心肠良善
付得真心一片 失明失友天下志
到头终是灵台碎碎湮灭 一抹霜锋覆轮回

2016.10.7 4:29

她写下的墨香诗章
弹奏着(起)我的心跳
远方的梦(因此)不再流浪
多少场景未被遗忘
走着她的韵脚

一息红光飘忽在梦境
能否是令我清醒的长调

请赐予我为你唱彻尘世的权利
请赐予我为你点开清浊的笔力

年岁之期
霜华噤语 混沌星屑
吞没在云间
傲云晓月(知晓月的吟语) 披星带月走

白霜稍稍敛去锋芒
如流星般悄然陨落
无声的凌霜藏匿了影迹
多么喧哗的昨日 喧哗的现世
至清至浊的阴霾 世上永无一他(太)息

2016.9.25 2:29

清风过他不留残霞,明月寄我半宿闲梦,

三年岁催,雕琢了青竹,扯皱了旧约,

得告诫自己,莫要乱了眼,识不清桃花皮囊,

2016.9.25 2:58

一碗添水添药

也可添我血骨白肉

赠友吞嚼腹中尽

无味无觉不得空

见人放浪形骸

2018.5.28 2:19

如意宴 金玉台
清风佐茶 月华作帘

窥夜色深处 拾取泪眼
若说悲恸何处 落吻眉间

心绪如月华蔓延 长夜无眠
偷换岁月落吻眉间 土灰青烟

我高声诵读诗篇冗长 亘古遥远
双眼所及之处长夜无眠 孤身沦陷

————————————
深夜诗人说的就是我吧……

自认为所谓情爱,置于我,应当是:
你我享有对方的一半,你我关系是世间独有的信任。
你的爱欲属于我,你的人身属于你。

你的情感绚烂而又迷人,你的言语率真而又坦陈。
你的双足踏遍万里河山,你的回身就是我的拥抱。

你之于我,与我之于你,是相同的概念。
情爱是人的一个半身,自由是人的另一个半身。

感情真挚,且给予对方生活的自由。
你的事业,你的兴趣,你的亲友,你的梦想,都是属于你的。
唯有你年少的爱欲,独属于我。

自己的思想是外表粉饰了美好,其本体却是纤弱不堪,却靠着他人文字的良善才足以站立在这市井。

1 / 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