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良客

以后可能负能居多,慎关,怕你不开心。
对不起,一个很丧的人。
偶尔写诗,写了也不一定发。

笔下还是比现实漂亮得多。

© 谢良客
Powered by LOFTER

吃半饱和全吃饱,都很难受啊……什么样才是个度……

2017.9.19 18:18

梦醒独登殿
楼阁中 琴音遑遑 无人合

记那时 惊鸿客
初相识 青春色
豆蔻枝头花正浓
朱颜不辞人间树

再后来 世事纷杂
心愈乱 愈是百般不可说
蹙春山 颦秋水
自是无言与君歌

窥镜中 神色奄然
觅诗意 少年事
目光灼灼
不曾嫌我半句多

梦间事
花与叶 参与商
任岁月 消磨过

清风与山河
恰似你与我

最近又开始莫名其妙地亢奋,学业不上心闲散一下就收不回来了,这样会完全没有前途的好吗……心情是没有半年前那么糟糕了,但是感觉现在过得好糊涂……
关于未来的设想和半年没差多少,除了没有之前那么丧以外,还是感觉如果没有家人朋友的顾虑,自己的人生好像也没有啥意义,直接结束掉也没关系的样子……
比如说走过桥会想着如果跳下去会怎么样,路过工地会想着如果有吊机掉下来砸到我会怎么样,过马路会想着如果有车暴走了冲我撞来会怎么样balabala诸如此类的。
熬夜熬过头了有些脏器会痛,也会感觉如果就这样猝死了好像也不错的样子,就莫名其妙地又开始愉悦且认真地想象各种死法……
或许需要去看医生?可是感觉自己也没有多难受,情绪反...

日记写到第四本了。
第一本剪碎了,第二本和第三本收起来了,现在写到第四本,会有什么变化吗?
只有寒秋的枯叶,没有明媚的春光啊。

想说的有很多,但是懒,越来越懒,懒得发脾气,懒得写字,懒得学习,懒得回应,懒得把肚子填满,懒到整个人瘫在床上不想动弹。
与人说话,语罢,觉得肚子里空荡荡的,没东西了。
墨水倒光了,所以墨瓶也可以扔掉了。

因为有人尚且需要我,所以可以苟活于世。
她们比我好,为了不让比我好的人难过,所以我要坚持下去。
嗯嗯,大抵就是这样吧。

谢谢你,谢谢你,喜欢你,喜欢你,大概就是这样吧。

青鸟啊,她飞上枝头,比明媚的春光还要好看。

死亡一事,亦如墓碑。
无论外界如何,它立下的那一刻,便只是个墓碑了,就算被雨水击打抑或被赤焰炙烤,那又如何?它就是个墓碑,无痛无痒,什么也不是了。
它只是个墓碑了。

为什么喜欢一个人?或者东西。
因为他比我好啊,不管从哪个方面而言,都是如此。

如果累了,脑子里的东西太多了,就歇歇。
如果撑不住了,那就算了,重来一遭吧。

终于知道为什么会有人渴慕恋爱了,那种莫大的安全感,实在是求之而不得的。

屁噢你就是想要这些东西嘛,哈哈哈哈,无所谓了。

说到“痛痛飞走啦”这种话,小时候家里人有没有说过我是记不清了,反而是这几年经常用这话来安慰人给人顺毛(๑•́ωก̀๑)不过好像也没有人这么哄过我……哈哈

冬天晚上的路很冷,我一个人也可以走了。大不了多跺两脚,快些跑回家。
反正那家伙身边朋友已经很多了,也不差我一个,也不需要我荐歌了。交际什么的也是比我擅长得多。

思来想去还是自己的朋友太少,丢了一个就会无所适从。越想自己就越觉得自己太烂,所以越活越差劲。
太没劲了,说话也很累了,不管是和谁说话都是这样。
关于“庸俗”之类的想法……啊……

把心思花在打扮自己上,好像会开心很多。
会想着春天该注意冷暖骤变,夏天可以穿清凉的短打,秋天可以穿长袖衬衫和针织长裙,冬天有暖和的大衣棉裤,不知不觉一年就被安排过去了。

啊呀呀……这样穿真的会好看吗。

而且若是此时离去,就穿不了喜欢的新衣了。
虽然很多事还是提不起劲,遇到一些事也会经常觉得耿耿于怀,与人相处也会乏味无力。
但是……但是一听到那些“保佑平安”“健康长大”的字眼,就觉得自己若此时离去就不够凑巧,那该令他们失望了。
于是又开始寻找生活的乐趣了。

曾经因为“想要出远门看看”这种念头而夜半哭泣,大概是半年前的事。
其实当时只是很固执地认为只要“出远门”我的心情就会变好,也明知那时候家中的状况是没有人有时间陪我做这种事情的,也从没有自己独自或者与友人出游过,总是要跟着别人才会安心。
把希望寄托在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上,终于在一次夜里用眼泪把复杂的情绪发泄出来一些,就像开了个小口,总算没有那么堵。

再或者一些时候,一些时间段自己也没有安排什么事情,但若是家中有人突然给我塞了什么事,大多数第一时间就是“不愿意”的念头,觉得那些都应与自己无关,自己瘫在城里的家无所事事才应当是我的日常。

有时候总想着“若是死掉就好了”,如果死掉了就什么都不用想了,所以...

最近沉迷布袋戏,在补霹雳,打算金光以后有时间了再看。
才看了一点点,之前把绮罗生和最绮前世今生的剪辑看完了,现在在看捡骨仔的,手机刷机前剑踪看了有三四集,直观感觉骨箫老阿姨和皮鼓师琴绝弦的后续剧情会很有戏。
老剧虽然特效有点简朴,但是操偶和配音都超棒😊继续看继续看

2017.9.11 2:15

六弦赋长歌,清风合山河。
年少边寺里,傲雪押寒梅。
收卷古旧事,欠怀故人叹。
酣梦此秋景,闲客梦中人。
青崖边白鹿,明月划海隅。
柴扉陋檐下,孤行与星辰。

不会写诗……乱写而已。
原来只有“六弦赋长歌,清风合山河。青崖边白鹿,明月划海隅。柴扉陋檐下,孤行与星辰。”,觉着不够完整,改着改着中间就多了那么多……
中间“酣梦此秋景,闲客梦中人。”是从另一首里扣来的,写梦突然词穷,原本这句前面还有一段“梦中人去兮,凌霜行路歧。”,觉得写得太敷衍就删掉了。

2017.8.18 23:38

鱼雁双飞意,来生复得还。
酣梦此秋景,闲客梦中人。

时而愈往深处想,愈发无法回身。
无论过程如何曲折,结果只有是与不是,临近这处抉择的道口是狭隘的,便在此踌躇不已。
沉溺于无用的思绪中,浑噩着沉浮,却接到老妈的电话,她说只是突然想我,然后还是从不变更的要早睡、好好学习。这时仿佛被点醒了一般,脑子清楚了半晌。
确实很巧啊,其实我还是蛮幸运的吧。

很久没有认认真真看书了,笔下变得空泛太多。

好像做了许多,又好像什么都没做,有用无用,似乎都是一片空白,倒不如一了百了来得清净。

山水一谣 2016.9.25 02:29

记起一首故人曲 岁月也就绵绵长无期
倘若 怅惘是侥幸独活的恶果
艰涩入腑 哪才寻得柔甘?
全盘失算

盈满星光 曾指引我前路的方向
在心里淹着雨 在外头打起了伞
无光 余黯 倦眼 终是星屑沦落
刀剑 相向 莫贪 难解这世事无常

好山水倦养髻黧 糊涂
将刀刃和血咽食 嗔怒
如何明目入世 才敢去看世间无欲
辩识不清黑白 柔砂与焦土

如梦入暮的长忧云泽
这山水间 细雨卑微
渡我 缓留伤悲
求这场风雨无竭
涤荡净 心血一阙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
未曾忘 这山水间 长流

*这首私以为是写得最含糊的,不耐看

LOFTER手帐文具发展办公室:

子非鱼啊:

谨以此条lo献给所有的抑郁症患者,文末有彩蛋。

文素:

《醉死当涂》
「如果我是车轱辘就前进,如果我是春水,就向东流呗。」

《岛上书店》
「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最艰难的那一年,将人生变得美好而辽阔」
「我们会成为我们所爱的那样,是爱成就了我们。」

《温莎夫人的扇子》
「我们都活在阴沟里,但仍有人在仰望星空。」

《追风筝的人》
「为你,千千万万遍。」

大概是六月下旬的时候,有段时间十分焦虑,精神很差,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还好身边有三两好友,虽然不是很理解我的焦虑,但能陪我聊天到半夜,还带我去吃好吃的(这是重...

羡慕他人环抱生活的热忱,有一技之长,形貌昳丽,青春而又有活力。
在懒惰中愈发无能,思维上锁,举止言谈庸俗不堪,交谈之中只有倾吐烦怨和趋附他论,空落落无实质,无营养。废话连篇,亦步亦趋地跟随他人言行,学习更似剽窃,内里空虚,时而无话可说,舌根瘫软,细如蚊吟。
一切都如饮鸩酒,酗酒带来痛楚,浑浑噩噩中却不知何处是终点,苟活于世,如此这般。

2017.8.13 01:49

当初是年少懵懂不知事,善恶分明一条杠,该学着处理琐事了却不耐至极,最后就没能长大,也没成为所谓的侠客,只能做个无聊透顶的凡夫俗子。

2017.8.13 02:46

陋知春山起新坟,
倦眼减衣又一春。

疏笔写意春山远,
春色三弦曲有终。

或许怕死的人比想寻死的人更令人束手无策。
依照这来势汹汹的病情,他确实时日不多了?身子日渐虚弱,从前甚少流泪的人也变得控制不住眼泪,有时候只是躺在那,来了些亲朋探望,于交谈中就会突然开始流泪,仿佛控制不住一般。
病在身,亦在心。一切来得也突然,顺带着也把他的心理堤坝给冲垮了,旁人且不说,他自己已经接受不了了,每每见到我总是如梦呓般问道,是否想过他会不在了,还有,我会怎么想。
其实都想过,也想过自己该不该走,该何时走,但是怎么想都不妥当,对他们来说,无论是谁的离去,都会十分突兀了。
有时看新闻,听拉瓜,一旦有人因意外走了,也会想着与其他/她走倒不如我走,皆大欢喜何不美哉。因为他们是不情愿的,而我是情愿的...

2017.2.8 11:35

【*最后一句有参考,但是我忘记来自哪里了qaq前言这里标识一下!】

门槛上开出的花儿
枯坐庭苑 去日良多
过客匆匆 苔迹斑驳
叹是早时 春来发几枝
“鬓上花 眉间文 闹得哪出欢喜堂”

笔锋凛冽 蹒行于字里行间
墨痕足尖尚有心温暖血热
适逢两眼昏黄 暮暮垂老
道是吾日自省 岁岁念安
道是话不投机 生不对门
诸如水汤沸扬 蜂雀扎簇

那日炎阳悬高天远远不尽寒
你轻声细语不知所求为何事
我见铁树无花夏虫才复轮回
所剩无几恰是心事难成诗书

秋来爱相思 冬去少餐食

2017.6.16 20:08

窗外轻掠过的飞鱼 囿于今夜
沿时间的洪流顺息而去
游鸟蹑足踱步 已不再胆怯
渡越过了长河

这像是场在雪中消融的梦
尽显出了荒唐
触及不到的隔阂 被时间消弭
携着轻吻 酣眠指间

2016.10.22 00:18

哦 请你睁大眼睛去看看这出精彩
浅水的草鱼 吐着大泡招徕
指责你 不懂玩笑艺术的精髓姿态
愚傲戾气的痼疾 难以割舍难以不爱
是灼裂的甲鳞无法被替代

心田丛木也不吝啬身躯
燃烧掉了我的理智 它独立不语

为何 我是一人逆风持炬?
野雨又下起来在心里
为何 我在心门外头打起伞
从未思考过 前因后果
是否无关怨怼

有人分享我的愉悦
劝我挥洒那份清甜
有人分享我的愤懑
助我点燃那份辛辣

啊 雨水啊 遗味的雨水啊
红色的 朱色的 艳色的 血色的
水色的何时她才停

2016.10.23 00:28

心中挚爱 如何叫我不去想念
那把漂亮的小刀

是否是我学会了自私
自私地索求欲望增长的东西
是否是我开始了贪得
痴恋他们给予的一切却还在苛求完美

是否是多虑令我陷入焦灼
急切地追求绮丽的美满
是否是我真的懦弱无用
没有资格去思量时间的正确
没有权利来判断世界的错误

没有能力 也没有权利和资格
颤抖笔尖下的言语永远持续着苍白无力
是我太过无能为力 偏要逞强逆风持炬
却还在渴望不可触碰的那些那些

是否是对底线的惶恐令我害怕
想着接下来的道路如何才能笔直
是否是郁病的借口太遭人埋汰
才自我否定那些可能犯错的决定

应是纤弱的笔尖不受约制
它比我坚强 还要洒脱
每处笔锋回转都铿锵有力
不似...

2017.2.7 22:43

手臂覆着坚硬粗糙的表皮
选择继续生长还是化为灰烬呢
指尖开不出花儿呀

我的手臂是枝桠还是树干呢
湿润的空气充盈着清凉的水汽
不开口也能勉强饱腹

爱意如骄阳炽热焦裂我心
皲裂的苦痛如影随形
枯叶却亦步亦趋追逐遥远的光亮

2017.6.21 12:57

此生傲骨收 不敢与人争

莫名其妙地很想出去走走,不想在老家,在城里的话我可以有很多我自己可以做的事,在老家我什么都做不了,一天就又过去了。
为什么老要夸我待在家里从不出门是好的,是觉得我太乖了所以很高兴吗。
我一点都不高兴。

1 / 3
TOP